打回原形

若你喜欢怪人

其实我很美

 【主韩张/可能多cp吧,具体看标签】

Chapter1

 

“老大!”

“老大来了!”

“喊什么老大,喊队长!别搞得跟混黑的似的,”年轻的法医撩了一下垂到脖子的小辫,转头笑了一声:“是吧韩队?”

“行了别磨唧,”韩文清板起脸实在是有威慑力,几个嬉皮笑脸的属下瞬间敛容屏气,各自取了外套穿上准备出警。

“我跟你们一起?”张佳乐把手套揣进风衣口袋,收拾他的现场勘察箱。

“一起,”韩文清本就严肃,此时面色更不好看,“据现场的同事说跟719事件有很多相似,但还需要进一步勘察。”

“719…”张佳乐坐上车摸了摸下巴。719案件已经过去了四个月他依然印象深刻,据说当时负责这个案件的刑侦组同事有一段时间几乎泡在心理咨询室里,这案子影响严重又一直找不到嫌疑人,后来就转给他们特案组。张佳乐当时刚被分到特案组,所以没跟过现场,但从被分割的精细的尸块儿,不见的头颅,剥了皮的手指,也不难想出现场是个什么情况。

“一个心思缜密不留一点痕迹,在作案之后还能冷静又精细地分割尸体的心理变态者,”韩文清两只夹起一页档案记录抖开,“甚至用受害者的血液留下花体英文。”

“什么?”

“monster。”

 

“韩队!”

“怎么样了?”韩文清取了一副手套带上,跟着提前到达现场的同事往山上走。尸体被发现的地点在两市之间的山上,说是一辆小型客车从山路过来,但因为超载险些出了事故,尸体就是车上的乘客下车到路边休息时发现的。

“这条山路很难走啊,怎么会有小客车从这里过?”张佳乐拎着他那勘察箱跟在后面,实在懒得走快。

“哎不是正经客车,要么怎么会超载呢!”那警员扭过头来对他挤了挤眼,“不敢走大路,怕被查。”

“哦,”张佳乐意味深长地点点头,表示了解。

等几人到了山上,警戒线已经围起来,旁边还蹲着几个发现尸体的乘客,吐的死去活来的,连几个警员也面色青白。

“嚯!这可真是…”张佳乐年纪轻轻能被选到特案组当法医自然是有能力,大大小小的现场也看过不少,早就对各种尸体免疫了,这还是头一回让他产生恶心感的。他皱了皱眉把勘察箱放下,从口袋里摸出块儿薄荷糖来保持清醒。

韩文清仍然黑着脸,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反应,长腿一跨迈进警戒线里,然后四处扫量一眼。这山上的植被并不茂盛,也不能遮掩什么,所以那些乘客下车一散开走到树林这边就看见了。若是为了隐藏而把抛尸地点选在这座山上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那为什么……

韩文清抱着双臂直挺挺地站着,搭在右臂上的左手无意识地敲打着手臂,他敏锐地察觉到背后的视线,又或者说这视线的主人并未隐瞒他的意图,他光明正大地盯着韩文清的后背。

这个人和其他那些灰头土脸风尘仆仆的乘客实在不像一路的,他的白衬衫一丝不苟地扣紧最上面的扣子,外面的灰色大衣平平整整没有褶皱,他的皮鞋应该刚刚擦过干净的发亮,此时正坐在车上搬下来的小板凳上,端端正正像是在开领导人会议。

“这个人太奇怪了,”警员顺着韩文清的视线看到不远不近坐着的那个男人,便凑到他耳边小声道:“那些乘客看到有尸体都尖叫起来,只有那个人没什么反应!”

“没反应?”韩文清一挑眉,又从警戒线里迈了出去。

“嗯……也不是,他就不远不近地看了看,没有其他人的害怕反而有些……怎么说呢……”警员斟酌着想了想:“啊对!是疑惑!”

“是的,我是有些疑惑。”

“哎呦娘喂!”警员被身后的声音惊得一跳,扭头就看见他刚刚八卦的男人已经走了过来。

他伸出手来,露出手腕上价值不菲的腕表,“你好,张新杰。”

“韩文清。”

“队长,要不先把这些乘客送到市里去做笔录,别围在这儿了,我看再过一会儿他们的情绪……”张佳乐揪了一下口罩吐了一口气,即使隔了不近的距离依然能闻到那种让人反胃的味道,他凑过来跟韩文清说明情况,就见他们队长对面这个人,第一反应这个人看着像是个大学老师,第二个反应……怎么有点儿眼熟?

张新杰推了一下眼镜,语气不急不缓:“首先我疑惑的是尸体发现的地点,这很明显不是第一案发现场,那么凶手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抛尸地?如果真的和719案件是同一人所为……那大概有两种可能,一是他受到了什么无法掌控的因素的影响,二是……”他顿了一下伸出食指比划了一下:“二是抛尸者并非凶手本人,凶手是个对环境要求非常严格的人,不可能选择这种地点随意抛尸。”

张佳乐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咽回去了,他瞄了一眼旁边的人,韩文清眉毛拧紧不知道在想什么。

张新杰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两人的神色,接着说道:“其次,我疑惑的是时间。”

“时间?”韩文清像是从自己的思考中回过神来,忽然发问。

“对,”张新杰从容地点头:“我之前了解了719案件,其实从分析来看凶手是个在尸体解剖上具有专业技能的人,并且有严重的强迫行为,我判断他本该在三个月内也就是在10月份就有下一个目标,所以疑惑的是为什么现在才发现……”

“呃不好意思打断一下……”张佳乐瞄了一眼韩文清,见他并不阻止便接着说道:“尸块之前应该长时间浸泡在了药水里,所以受害人具体的死亡时间需要回去用仪器检测,但是大概可以推测是在一个月左右之前。”

“嗯,这就说得通了。”

“最后一个,为什么没有那个花体字monster?”张新杰摇摇头:“这到底是不是同一人所为?”

“那个……”张佳乐揪了揪头发选择了一个敬称:“请问您是……”

“哦……”张新杰又推了一下眼镜,林叶间投下来丝缕冬日的光线照在他的镜片上,反出一片白光,他的右手揣在鼓鼓的裤子口袋里,似乎要拿出什么东西来。

张佳乐心里“咯噔”一下,摸了摸后颈上的冷汗,左脚往后挪了两步蹭到韩文清身侧。

其他人都在忙着撤离,没有人注意他们这个方向。

张佳乐这个动作引得韩文清皱紧了眉毛,左手擦着裤缝往腰间收。

时间拉长气氛凝重,三人都像是被安上了慢动作播放插件,就看谁先出手打破。

忽然张新杰拿着口袋里的东西伸出手来,韩文清一下握住腰间的枪柄。

电光石火间,张佳乐“哎呀”一声打破沉默,抖了抖手指:“你是张博士吧?!”

韩文清默了一下,看向张新杰手里的东西——一张简历一样的身份牌,他利落地松开握着枪柄的手整了整皱起来的衣角,然后从容不迫地接过身份牌。

张佳乐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张新杰倒并不生气,只是又推了推眼镜笑了一下。

韩文清看着身份牌顶端上“张新杰 犯罪心理研究所”几个字,心里想的是这法医不在自己手底下管,怎么才能找机会让他写个检讨?

 --------------------------tbc------------------------------

开个类似悬疑pa的坑吧

所有案件相关专业性的内容都是我百度查了查,加上胡诌的……不要介意[捂脸]


评论(2)

热度(17)

©唐久安ston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