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的颤音【周翔】

Devil’s Trill

小周生日快乐~\(≧▽≦)/~

架空向【警察周×导演孙


上文地址【http://gloryyj.lofter.com/post/3ce550_3d33c06

 

别逃啊,别想逃啊,你丢弃了灵魂,还能去哪里。


The second movement
【快板】


“今天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尤其是打戏的部分,既然说了不需要武替那就做好!”孙翔揉了揉太阳穴,眼下一片乌青倒像是刚打了一架。


这场戏的主角是周泽楷演的杀手K,在完成男主给他的任务杀死陈氏制药的董事长并拿到制药厂的资料之后,准备赶回去复命时遇见了陈氏大公子带来的保镖,然后两边展开激烈的争斗。这是周泽楷在整部剧中戏份最多的一场,也是他的戏份杀青的一场,K的同伴在打斗过程中趁机脱身拿着资料赶回去,而他最终在和一个保镖对峙时被对方一枪击中心脏。


近日温度越来越低,但演员们为了上镜效果还不得不穿得及其清凉,周泽楷看了看蹲在一边披着大衣检查道具的孙翔,然后把剧本搁在凳子上站起身整了整衬衫衣领。孙翔似乎察觉到他的视线,烦躁地揉了揉头发起身离开。
开拍的时候,孙翔坐在桌子前右眼皮不停地跳,忍不住戳了戳蹲在一旁的少天:“诶你说眼皮总跳是怎么回事啊?”“左眼跳财啊!”“那右眼呢?”黄副导瞥了他一眼:“右眼跳灾……你右眼皮儿跳啊?快快快注意着点儿可别出什么事儿,道具都检查好了吗?……”孙翔被他这一连串的话吵得有些头大,摆了摆手道:“没事儿,准备开拍吧!”


周泽楷身手好的像是个真正的武班出身,他在和饰演保镖的几个人打斗时顺手甩脱了外套,只穿着黑色的工字背心,道具人工雨水洒下来把他浇了个透,肌肉纹理顺着紧贴着身的背心半隐半露,孙翔敲了敲桌面终于忍不住转过头去问:“后勤姜汤棉衣准备好了没?”得到肯定的答案后才舒了口气。


紧接着的一个镜头是K在逃脱时从窗户里跳进二楼。周泽楷单手撑在车前盖上一个利落的翻转动作跃到车的另一边,另一只手借着安全绳索的力道攀住墙壁向上,回头时看向对敌的目光极为凌厉。孙翔看得一时有些恍惚,这样的眼神像是真真切切地经历过枪林弹雨,杀意像是破鞘而出的剑是怎么也挡不住的。


业余的群演保镖一时间似是被震慑住,愣在几秒没说台词,孙翔见这细微的停顿并不影响剧情便也没叫停,可本该追上去的一个保镖却把剧情提前,直接在楼下对着K举枪射击,“卡!!停停停!”黄少天见他出了这样的错误刚要阻止,就听得一声枪响,然后便看见周泽楷在同一瞬间撑住墙壁借力跳下去,而原本他攀着的二楼玻璃窗也碎裂开来。


“艹”孙翔吐了句脏话猛地站起来向他们跑过去,一路带倒了旁边摆着的几箱道具。


“孙导,这个枪……是真枪!”蹲在一旁检查的工作人员面露难色,道具检查工作做的很完善最后一遍还是孙翔亲自检查,谁能料想到会出这种状况!“救护车叫来了?”孙翔不答话反而快步走到已被抬到长椅上的周泽楷身边,“叫了,马上到。小周怕是磕到骨头了。”


周泽楷半倚在长椅上,半点没表露出受伤的样子,“擦伤,”他的回答依旧是雷打不动的简洁,然后挽起裤腿儿指了指小腿:“大概磕到了骨头。”大概?!孙翔气的胃疼,腿是长在别人身上吗为什么要说“大概”?他怒气值爆满地盯着周泽楷,最后反在对方无辜的眼神下败下阵来。周泽楷最后被救护车送去医院,孙翔留下来和其他工作人员一起处理片场的事封锁消息,对外只说是一个配角刮蹭了点儿轻伤。


“那个饰演保镖的呢?”


“是个群演,连姓名都没登记,现在人也不见了。应该是刚刚趁乱跑了。”


“妈的!”孙翔一脚踹在椅子上,“孙导,要报警吗?”旁边的小助理战战兢兢地凑上来,黄副导不在,这个时候谁都不想去触他的霉头当个炮灰,也只有把地位最低的实习生助理被推上战场。


“先去把刚录的那段片子给我保存好,里面应该有那个跑了的群演,你们私下里去找一找,”


“好,哦对了……”小助理又转过身来:“昨天有人在剧组的道具箱里塞了个信封,还没来得及给您看就……”


“拿过来吧,”孙翔靠着树就坐了下来也顾不上在意形象,一会儿还要去医院于情于理都该去探望一下伤员的。
信封是那种大概A3纸张大小的,孙翔接过来时被信封反面黏黏糊糊的什么东西粘了一手,翻过去看信封背面渗出来一片水渍一样染得暗黄的纸张透成了红褐色。孙翔这一会儿只感觉眉心突突直跳,直接扯坏了信封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旁边站着的小助理看到了倒在地上的东西惊声尖叫出来一个踉跄摔在地上,孙翔看着地上一截小拇指和一份被血染得模糊不清的文件,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他迅速反应过来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看向还呆呆的坐在地上的小助理:“这件事不准声张,记住了吗?”那小助理被他突然的严肃吓了一跳随后点了点头。


孙翔招了辆出租去了医院,一路上都神色恍惚,司机提醒他三遍才知道已经到了医院门口,看得那司机连连摇头:“年轻人你呀也别太担心,你家人一定不有事的……”


“啊?家人?”孙翔看向医院的方向摇了摇头:“不是,就是个……呃……朋友受了点儿伤。”孙翔有些无奈,他一路都在想那份文件,黏黏糊糊地打开模糊地勉强可以辨认是一份乐谱。塔蒂尼,《魔鬼的颤音》。他在大学的时候听音乐学院的老师演奏过,要极高的水平才能驾驭的佳作。


周泽楷在剧组才待了没多久人气就高得很,病房里挤着一堆老老少少打杂的包括他们的副导——黄少天,人手一个花束果篮,看见孙翔进来纷纷打了个招呼放下手里的东西就跑了出去。“我有那么吓人?”孙翔揪住最后一个出去的黄副导的衣领,“你的表情太严肃啦!小周没什么事的,不要这么紧张嘛!”说着就把他的手拍下去然后也跑了出去。


病房里只剩两个人,一个本就不善言辞另一个自觉愧疚此时也是不知如何开口,气氛瞬间冷了下来。孙翔左右看了看想找一把椅子但又看到摆了一地的慰问品,忽然就觉得憋了一口气一样极不舒坦地小声嘟囔:“是个哑巴不说还挺招蜂引蝶的!”说完就见周泽楷似是听见了一般看着他似笑非笑,孙翔哽了半天终于硬着头皮开口道:“抱歉……”


“什么?”一个问句说的却是无波无澜。


“就是……呃……”孙翔烦躁地抖了抖外套终于下定决心一般:“没检查好道具是我的失职!……”


“嗯,然后?”周泽楷的语气里平白多出三分笑意。


“然后……还有……很抱歉那次不是故意冲你发脾气……”孙翔终于察觉出不对劲来,周泽楷简直是个老狐狸,话不多语调也平平淡淡,但就是寥寥数字能引着人说出他想要的答案。


“你不是演员吧?”


周泽楷脸色不变:“什么意思?”


“我看你是专业的审问人员!”孙翔气呼呼地摸了把椅子坐了下来:“什么话都能让你问出来!”


“谢谢夸奖。”周泽楷笑了笑。


“艹!我没夸你啊!”孙翔觉得这个人是存心惹他不痛快,但他就是有一肚子的气对上这样的笑容也是没办法撒出来。


周泽楷却毫不在意仍是含了笑意地定定的望着他,直到孙翔差点又要爆粗口前终于转开视线,许久,用他开口问道:“孙翔,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被点到名字的人只觉得眼前一黑,明明是平平淡淡的一句话也愣是被他听出来几分哀怨。


难不成自己真的有个什么记忆断层?孙翔觉得自己大概需要见一见脑科医生。

 

墨色夜空,谁在昏黄灯光下书写荒诞诡秘的心事,和魔鬼以魂灵做交易的人,别想逃离,那些挣脱不掉的怨恨,终会生而为灵,缠你缚你,至死不休。

 

 

 

 

 

 

 

 

 

 

 

 

 


评论(2)

热度(20)

©辣酱_ston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