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cp/主周翔】废土领主

【突发奇想的末日paro,脑洞连着黑洞

私设如山,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主周翔,可能出现的cp双花/喻黄以及我吃的cp(具体看简介)】

赶个晚点祝小仙女们儿童节快乐

——————————————————————————————

孙翔睁开眼的时候,只觉得全身火烧火燎的疼,像是什么钻进了骨头缝儿里。

他奋力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眯着眼瞧见头顶雪白的天花板,心里咯噔一下,迷迷糊糊总算想起来昏迷之前赴了个约。韩家老二非得约在盘山公路,所谓盘山公路不过是个说法罢了,这群败家子聚在一起无非是要尬车,玩儿的过火,车废人也废了。他刚回国,本不乐意再和这些纨绔搅在一起,正要推掉就收到助理带来他小叔的传话说是叫他去见见那个韩老二,孙翔一挑眉反手叩在木桌上,思索一会儿还是开着车库里落灰的spyker c8出了门。谁知车开到一半下起雨来,前头也不知为何堵车堵得厉害,喇叭和咒骂声混作一团。

“怎么回事?”孙翔一手搭在车窗上冲着旁边下车查看的车主点了点头。“哎!前边儿说是几个医院里跑出来的,跑到路上给车撞了!你说说是不是疯了?”孙翔眯了眯眼没出声,这车主显然也只是随口抱怨一句并没有等着答话,他摆了摆手道:“这条路一时半会儿怕是通不了,哥们儿你要是赶时间啊也别等了,”他说着上车随着后面的车一起调头。孙翔看着他开走,微微皱了皱眉,这车主也不知是天生相貌如此还是得了什么病,面色青黑眼眶很深眼睛凹了进去。

眼看前头越堵越厉害,他心里发了一阵无名火又觉得闷得慌,索性调头准备往回开,结果刚一转弯一辆吉普就迎面撞了上来。

孙翔的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撞了车的话现在应当是在医院里,自己这全身从头发丝到脚趾甲都疼得厉害,只怕是不废也残了。

“医……医生……”孙翔只觉得说一个字嗓子里就涌上来一股血腥气,他扶着床沿挣扎着半坐起来,目光落到床头桌子上的相框上,这是……在家里?孙翔猛地掀开被子,自己穿的这一身还是开车出去的衣服,甚至连外套都没脱,虽然全身疼痛无比却连个创可贴的伤口也没有!

“我……这是怎么了?”他抬手捂住心口觉得那里发烫得灼人,像有什么要爆出来一样,“不会是撞出了内伤吧……”

孙翔摸索了半天没找到手机,干脆忍着痛站起来走向门口,手刚放在门把上那木门忽然“哐”的一声巨响,惊得他连退两步,“哪个给老子敲门这么大声?!想吓死我啊!”想着门外也不可能是小叔,骂了两句上前去开门,“反锁?为什么把我锁在屋里?”他拍了两下门板:“外面的给我开下门啊,这是反锁的!”

门外安静了几秒,似是察觉的屋里有人,却并没有开门,“哐!哐!哐!”接连几下撞的门板都开始颤。

“我靠这怎么回事啊?我让你开门没让你撞门啊!”外面的人仍是不答话却只是不停撞门,孙翔眼皮直跳,察觉到外面的人恐怕不怀好意,四下看了看这卧室除了手办海报能当武器的估计只有墙上挂着的吉它,他看着不断松动的门板,咬了咬牙跑向窗口,自己现在这身体状况打起来也抗不了几下,幸好卧室在二楼窗户离地面不高,下面还是花园松软的土,总不至于摔死。

周泽楷揉了揉眉心随即猛打方向盘,一个漂亮的摆尾把车挤进狭窄的过道里堵住这条巷子,才总算有机会歇口气。对讲机那头嗞嗞啦啦的都是杂声,那场诡异的暴雨之后便如同陷入末日,多高端的手机都没了卵用,还不如三百块的老牌对讲机能勉强用上。

“小周!小周能听到吗?”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又想起来对方是看不见的,便应了一声。

张佳乐听到回应松了一口气,这后辈的身手虽说在队里是出了名的好,但眼下他们要对付的可不是什么普通罪犯,而是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的怪物!或者用那些新闻里的说法,这些形容可怖攻击力极强又感受不到疼痛的变异怪物,叫丧尸。

那场灰黑色的暴雨之后忽然爆发了变异,医院的病人因为体质弱而首先异化成皮肤青黑皲裂眼眶深凹,并且啃食活人的丧尸,而被丧尸攻击的普通人要么被咬死自燃成黑炭,要么也会变成丧尸。

他们队里也有变异但是不多,很快被清除,上面得到消息大部队要往北边去,留一队人搜查城市存活的普通人一起转移。张佳乐原本在北上的名单上,却以强硬的态度要留下来,“我要去找个朋友,找到了我们就一起往北边走,要是没找到……”张佳乐腕子灵活一转枪柄搁在手心摇了摇头,神色晦暗不明。

周泽楷多少听到过一些传闻,关于张佳乐和他那位朋友的,所以在他提出和搜查队分头行动的时候并不惊讶,加上周泽楷也有要私下寻找的东西,干脆脱离搜查队找到了张佳乐,毕竟对付丧尸单枪匹马逞英雄可并不是明智的选择,两人组队反倒方便。

他们找到那个朋友反倒没有想象的那么艰难,孙家家大业大,即便末世也有生存之地,三人便把孙家的别墅作为临时的据点,周泽楷每天出去找他要找的东西,那两人一路帮他清理丧尸顺便搜集物资,今天突然分开行动还是因为孙哲平腕表上的警报器红点闪的快要爆了,不得不调头往回赶。

“小周,别墅那边似乎有丧尸闯入,估计是他那个大侄子醒了人肉味儿招来的,我俩先往回赶,你抓紧跟上,一个人不安全。”张佳乐噼里啪啦讲完就剩一通呲啦的杂音。

周泽楷放下对讲机反手一刀插进身后爬车过来的丧尸的天灵盖上,将他的脑袋整个劈了开,子弹要省着用,烦的是用匕首攻击实在恶心了些。他掸了掸袖子叹了口气,忽地又想起刚刚听到的话,大……侄子?想了想孙哲平的年纪,猜测对方大概不会超过十岁,小孩子体格弱之前又忽然昏迷,这症状怎么跟丧尸化有点儿像啊?

“哎呦!见鬼了真是,怎么一路上也没人啊?!”

周泽楷耳朵一动,右手放在腰间别着的匕首上,单手撑着跳出车外,就见一个十七八模样的少年正翻墙借着电线杆滑进巷子里来,这男生一落地瞧见周泽楷也是一愣,缓了一会儿拍了拍胸口:“吓死我了,你这人咋不出声啊?”

“你……”周泽楷侧过身小步走近,一边组织了一下语言,试图用最简短的话让对方明白:“是一个人?”

“啊?”孙翔耸了耸鼻尖:“那不然嘞?我不是一个人还是一条狗啊?”他揉了揉只还在隐隐作痛的心口,身上的疼痛似乎已经渐渐消退,这让他心情也放松了些,忍不住开起了玩笑:“扎心了,确实是条单身狗哈哈哈!”

“不……”周泽楷微微塌下肩感觉表达失败,又试图重新表述一遍:“路上没……”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孙翔似乎大概理解了他要表达什么,连忙诉苦:“哥们儿你有手机吗借我报个警,家里好像遭贼了我跳窗逃出来的,哎说起来怎么路上也没碰见个人啊今天什么日子?”

周泽楷疑惑地歪了歪头,这人怕不是个傻的就是个刚从山里出来的吧?

“哎呦我真不是骗子,”孙翔看出他眼里的怀疑,连连真诚道:“我就是想借一下……我靠!”他忽然看到了什么惊得跳了起来,指着周泽楷的袖子:“怎么都是血啊这是?我靠你车顶那又是什么鬼?!”

周泽楷在他开口的同时就反应过来,匕首脱手飞出去打了两个旋精准地扎在一个丧尸的额头中间,另一只丧尸“嗬嗬”的怪叫着从车顶跳下来就要冲过来。

“这他妈的是什么?僵尸诈尸了吗?!”孙翔惊得骂了句脏话抱住电线杆就要翻墙翻回去,一边招呼着:“哥们儿快点儿跑呀!那还有一个!”周泽楷并不惊慌,他手上还有匕首和枪,对付这个绰绰有余。反倒是孙翔这边跑的不太顺利,他胸口的痛感似乎转移到了手上,更糟糕的是墙爬到一半,对面一只丧尸忽然从墙头探过头来伸手就要去抓他!

——————TBC————————————————

评论(9)

热度(47)

©辣酱_stony / Powered by LOFTER